志商新闻网倾听世界每个角落的声音,24小时为您提供最新、最热门的新闻资讯报道! 手机志商新闻网 - 网站地图 - XML地图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情感 > 正文

那一刻,我下决心与婆婆终生为敌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志商新闻网 点击: 时间:2018-11-08

那一刻,我下决心与婆婆终生为敌

  01

  我叫付容,湖北武汉人。

  父母都是事业单位的员工,勤劳、踏实,与人为善。在父母的影响下,我性格温顺老实,很好说话。

  宇昊说,我将来肯定是个贤妻良母。他要好好努力,争取早点将我娶回家。

  恋爱一周年,宇昊带着准婆婆上门提亲。

  婆婆拉着我的手,对我爸妈说:“小容这孩子就是乖巧,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懂事的孩子。你们放心,虽然我们家宇昊暂时买不起房,但我保证把他们的婚礼办得风风光光的,彩礼先给10万,以后到了我们家,绝不会委屈小容。”

  我爸妈也笑着回应:“只要他们两个好,一切都好说。”就这样,我的婚期敲定了。

  两个月后,婆婆又一次上门了。这次,她面露难色:“亲家啊,我真是没脸见你们,都怪宇昊弟弟不争气,年初跟别人合伙开个车行,这还没多久,合伙人跑路了,欠下一屁股贷款,现在人家天天上门催债。本来吧,我绝不同意他打他哥彩礼的主意,谁知这小子趁我们不在家,直接把卡拿去了……”

  我父母面面相觑,想了好大一会儿,才明白了婆婆的意思,但看到我一副“非宇昊不嫁”的样子,他们也只能按下心里的不爽:“亲家也别气坏了身体,毕竟是宇昊的亲弟弟。离婚期还有一段时间,彩礼……”

  婆婆感动得不得了:“我就知道亲家是好人,一定能够理解我们。彩礼我立马回去凑,能凑多少凑多少。”

  婆婆作势要走,我爸妈只能起身相送。门一关,我妈脸色立马变了:“这话也不说个明白,能凑多少是多少啊?”我妈想来想去,趁我出门时给宇昊打了个电话。

  晚上,宇昊来我家,带来了婆婆的话:“我妈说了,5万,保证5万。”

  02

  那时,我满心期待做个新嫁娘,不愿在钱方面与宇昊太过计较。父母虽然心里有些不乐意,但还是被我的态度影响着,老爸说:“算了,只要闺女愿意,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,到时候多给些陪嫁,别委屈了女儿。”

  我们一家和和气气接受了彩礼从10万变5万。可是,最后,婆婆连5万都没出。她象征性地给了我一张卡,我去银行一查,只有2万。

  对比着我爸给我的20万嫁妆,我的心在发寒。

  可宇昊三言两语就哄好了我,他说:“我知道委屈你了,但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,以后我的钱都交给你,好不好?”

  宇昊的家境原本还不错。公公早年在武汉做钢材生意,赚了不少钱。可是,几年前,公公脑溢血去世。从未出去工作过的婆婆,带着三个孩子懵了。原本按公公留下的两套房,外加五十多万存款,也够撑到三个孩子成家立业。

  可婆婆不知是如何败家,到宇昊能够赚钱养家时,家里只剩一套在住的三室房子,存款基本为零。

  那时候,小叔子在读大二,小姑子正面临高考。宇昊毕业后做了程序员,工资按说很高,但我认识他的时候,他一分存款都没有,全都贡献给他弟弟妹妹读书了。

  事情已经到了这步,难不成还能悔婚?我承认我做不出来。我也不愿再为难宇昊,没再计较彩礼。当然,我也不敢告诉我爸妈,怕他们伤心。

  2016年5月,我结婚了,搬进了婆家。婆婆把主卧让给我和宇昊住,她去和小姑子挤一间,小叔子住最小的那间房。虽然一家人很拥挤,但我是真心想和宇昊好好过日子,至于房子和钱,以后都会有的。

注: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本站致力于帮助文章传播,希望能够建立合作关系。
若有任何不适的联系以下方式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联系方式:admin@zhishangnews.com
Copyright © 2018 志商新闻网 版权所有

Top